衍圣公府表面上是独立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怀义公子心里自知,固然诸国对衍圣公府礼敬,这也只是表面上,他们所要表现的,不过是对圣贤的敬意罢了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是怀义公子,也必须知道,各国之中,都有某些人是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至少不能将他们无视,而在大陈,太皇太后就算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面带犹豫之色,他想着这张不可示人的脸,犹豫了片刻,终究,还是冷笑:“走,入宫,吾正想看看,这陈凯之最后会是什么下场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想,心情倒是愉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那一巴掌,让怀义公子铭记在心啊,现在看人倒霉,不失为一桩坏事。

    他随即出了王府,外头早有车驾等候,怀义公子上了车。

    待到了宫门,便见这里乌压压的跪了不少读书人,每个人显得情绪激动,嘴角喃喃有词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用细听,怀义公子也知道众人在说些什么,眉宇轻轻一扬,露出得意的笑,旋即他便优雅,从容的下车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顿时人群汹涌,不少人高山仰止的样子,纷纷一睹怀义公子的风采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只恨自己的脸淤青肿大,却还是面带微笑,经过几个学候身边时,用意味深长的眼眸看了那几个学候一眼。

    这几个学候会意,微微朝怀义公子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公子乃是未来的衍圣公,此时若能为公子效力,对于他们在学中的前途,可谓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随即与他们擦身而过,由接引的宦官领着至万寿宫,脚一踏进去,心里大抵都了然了。

    殿中之人,怀义公子俱都认为,而许多人也看向怀义公子,不少人面带惊诧之色,显然,是被怀义公子的脸所‘震惊’了。

    这怀义公子怎么受伤呢,而且脸肿得跟包子似的,很是难看呢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有些无地自容,却还是故作潇洒的模样,眼角的余光落在陈凯之身上,目光一冷,便在心里冷哼了一声,随即到了殿中,朝太皇太后、太后作揖:“学生见过二位娘娘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眼睛则是放在怀义公子的脸上,不过随即,她又雍容大度的将眼眸微微撇开一些,面色自然,没有令怀义公子尴尬:“哀家请你来,只为一事。”

    怀义公子彬彬有礼,笑着问道:“不知何事?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的目光则是落在陈凯之身上。

    现在,怀义公子来了,陈凯之,你也该有所交代了吧。

    陈凯之朝太皇太后行了个礼,随即道:“娘娘,臣有几个问题,想问世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。”太皇太后颔首准许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方才旋身,看向怀义公子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恶狠狠的瞪了陈凯之一眼,却很快,收起这眼神,面容依旧带着笑意,淡淡开口道:“不知陈学候,有何见教。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慵懒,心里却是嘀咕,这陈凯之想干嘛,事到如今,他还不怕吗?

    谁也不知,陈凯之到底葫芦里卖了什么药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死到临头,竟还如此的淡定吗?

    陈凯之看了怀义公子一眼,这眼神很是"chi luo"裸,因为分明是奔着怀义公子面上的伤口看的,随即,他一字一句的道:“公子受伤了?”拉钩为什么上吊

    怀义公子的心底,已是卷起了滔天怒火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