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多谢皇上垂怜!”沈氏再次跪地,向张凌阳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张凌阳欲上前搀扶,不料再次被沈氏躲开,“妾身身子乏了,就先行告退!”

    “也好,这几日你且在家好好歇息,待过几日朕有空了,再去寻你!”张凌阳安慰了沈氏两句,便命人抬了一顶软轿,将沈氏送回安国公府。

    今天沈氏的精神有些恍惚,张凌阳心里明白,沈氏今天在刑部折腾了半天,又是惊又是吓的,精神恍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也就没有太过在意……

    刑部衙门,高霈早已没有了早晨之际的意气风发,垂头丧气的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直到听到外面杂乱的呼喊声,方才强打起精神去看。

    却见锦衣卫指挥使韩笑正朝带人自己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此刻,整个刑部衙门已经被锦衣卫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高尚书,请吧!”看到高霈,韩笑也没有寒暄,直接开门见山道。

    高霈点了点头,费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一步一步吃力的向外走去,浑身上下,尽显龙钟老态。

    早在孙胜过来之时,高霈便已经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,因此见到韩笑时并不感觉丝毫惊讶。

    高霈也想明白了,李广泰为何在看到沈氏的第一眼便匆匆离开了刑部衙门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李广泰早已知晓沈氏同张凌阳之间的关系,特意给自己挖了一个坑,让自己故意往里面跳。

    同时,高霈也明白了,朝堂里的水到底有多深。

    自己担任两广总督多年,在地方上一直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可京城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高霈入京之后不知收敛,反而愈发的嚣张跋扈。

    这其中,不乏有仰仗自己女儿高贵妃的缘故,更多的,只怕是其他大臣的刻意纵容。

    为的,便是将高霈拉下马。

    就好似高霈入京之后依仗高霈一样,高霈也是搞贵妃在朝堂上最大的依仗。

    如今高霈倒台,高贵妃在后宫的日子只怕也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虽然,依仗自己是二皇子赵晗生母的缘故,高贵妃在后宫并无什么性命之忧,可二皇子赵晗只怕已经无缘储君之位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已经如此,那么你们的日子也别想好过!”想到郑永基、朱开山、李广泰等人平日里的嘴脸,高霈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起来。

    来到锦衣卫诏狱,高霈便坐在草席上一动不动,心里却是无比的清醒。

    是的,自高贵妃诞下二皇子之后,高霈的日子便一直过得浑浑噩噩的,直到这一刻,脑子方才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太过轻敌、马虎大意、目中无人……在高霈入京之后,身上落下了诸多毛病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意味着高霈就是个混人。

    如果高霈真的这么不堪,之前他也不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做到两广总督的高位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高霈自己被权势蒙蔽了双眼。

    现在清醒过来,自然要为自己的家人,特别是女儿高贵妃谋划一番。

    四周的牢房里,都是哭喊求饶之声,只有高霈的牢房里,高霈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心里静静的思考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做过封疆大吏的人物!”锦衣卫指挥使韩笑看到高霈冷静呃模样,心里不由佩服道。

    朝中许多大臣,入了锦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