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宫界!

    在全力锁城的情况下,忽然遭到来自外界的攻击,这可是东秦这两年难得遇到的场面啊。

    东秦天庭,大势已成,就算叛军,也不敢来天宫界附近闹事,最多在远离天宫界的各大地洲造反。打到天宫界,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群臣快速做出了反应。众老谋之臣,更是无比谨慎,毕竟,如今的东秦,可不是普通阿猫阿狗所能挑衅的。

    外界那群出手者,看不出多大的能耐,但,敢来东秦闹事,会不会有所依仗?

    各重臣纷纷调集自己力量,要尽快查出此次阴谋。

    而夏司命在下达一些命令之后,也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,不对劲!”夏司命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夏大人,什么不对劲?”匆匆而来的王忠全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右眼一直狂跳,我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危险,很危险!”夏司命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夏大人,你不用如此担心!”一旁韩非笑道。

    夏司命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无缘无故,这群人是不可能有胆气闯天宫界的,肯定有阴谋,而且,幕后黑手的实力,绝对不凡!让我感到危险。”夏司命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夏大人?你太紧张了!来人若有冲撞天宫界能力,没必要如此遮遮掩掩!”王忠全自信道。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回府一趟!”夏司命脸色一沉道。

    “回府?”其他官员看向夏司命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出门的时候,我儿夏若天说要等我回去陪他练剑,我担心,我儿不肯闭合家中阵法,我必须回去一趟,安置好我的家人,我去去就回!”夏司命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夏大人,现在城中一片混乱,不若等一切明朗了,再……!”南宫浪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儿不能有事,必须马上回去!诸位,抱歉!”夏司命马上急切道。

    众官员也知道夏司命爱子心切,终究没人再阻拦了。

    “夏大人,如今城中混乱,敌暗我明,你这样回去,容易成为焦点,反而于夏若天不利,不若你从皇宫偏门走吧!”王忠全说道。

    夏司命神色一动,点了点头“还是王大人想的周全,多谢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东秦皇宫,由吕杨大人领工部官员,布置了极为庞大的阵法,如今,极为安全,甚至连守卫都不需要太多了,皇宫东南角的那个偏门,以往有守卫守护的,自从阵法覆盖后,那里已经不需要人员守护了,皇宫之人,也几乎不走那边走了,要不,你从那边试试?这是阵法秘钥,可畅通出东北角偏门!”王忠全取出一块玉石般法宝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夏司命点了点头,抓着玉石秘钥,瞬间直冲皇宫东南角而去。

    如今,天宫界混乱,皇宫自然阵法全力运转,以至于雾气遮盖,让外界之人无法看到里面。夏司命从偏门离开,可以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很快,夏司命来到偏门之地,手中玉石秘钥催动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顿时,这一处的阵法快速变动,偏门也瞬间打开。

    夏司命正要跨出之际,忽然从外面走来一个黑袍人。

    “有人?”夏司命陡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这个常年没人进出的偏门,有人专门守在这里?

    夏司命脸色一沉,探手启动四周阵法,顿时,白雾弥漫此地,那黑袍人跨入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