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国,临淄!

    临淄城外,一辆停着的马车旁,一身白衣的公子扶苏,看向远处巨大的城池。

    “数十年前,稷下学宫的淳于髡,祸乱齐国,把持朝纲,当时齐威王也算一世人杰,却只能沉迷酒色之中,是庄子前来,召诸子百家参加诛魔会盟,当时,我大秦的武安君也来参与过,一举将淳于髡诛杀!”一个侍从恭敬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,当年诛魔会盟,也发生了很多小趣事,传为天下佳话呢!”另一个侍从讲解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大秦四方馆有记载,田忌赛马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!”公子扶苏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记得,属下就不多解释了!”那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齐王是谁?”公子扶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当年齐威王的孙子!”那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我若记得不错,孟尝君,也是齐威王的孙子吧?”公子扶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孟尝君,若不是有当今的齐王,这孟尝君可谓是齐威王最厉害的一个孙子,可惜,没有当成齐王,孟尝君继承了无数财富,可惜他终究于齐王之位无缘,负气之下,才去了我秦国为相,叛出我秦国后,怨念滔天,合纵各国,攻入大秦函谷关,可是一个厉害的角色,如今在齐国为相!”那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孟尝君?”扶苏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,孟尝君此刻,就在临淄城中!”那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今日,庄子先生前来稷下学宫讲道,齐国,多少贵族、学者前去听道呢!属下打探到,孟尝君也前往听道了,所以,一定在城中!我们入城吧?”那侍从解释道。

    扶苏却是摇了摇头:“临淄城,和书上记载的不一样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那侍从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阵法?好玄妙的阵法!”扶苏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阵法?每个城池都有守城大阵的,少爷,应该不足为奇吧!”那侍从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守城大阵?呵,你见过勾连满天星辰的守城大阵吗?”扶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勾连满天星辰?”一众侍从抬头望了望天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阳光普照,一众侍从连星辰在哪都看不到,哪里勾连星辰了?不过扶苏开口,众侍从也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现在入城吗?庄子讲道,快要开始了!”一个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难得看到娘教我的空间叠层阵法,真是奇怪啊。马车绕着临淄城外转一圈,我要好好看看!”扶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侍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齐国,临淄,稷下学宫!

    阔别几十年,庄子再度前来讲道。

    稷下学宫和秦国的四方馆有些相像,极为开放,允许百家诸子前来讲道,以展示各自学派的思想,虽然经历了淳于髡事件,但,依旧屹立不倒,就是因为其开放。

    庄子讲道,自然闻者云集。

    庄子还未开始讲道,稷下学宫的讲道会场,已经人山人海了。多少人交头接耳的兴奋之中。

    “看,那边的是齐王,齐王也来了,好多大臣啊!”

    “孟尝君,孟尝君也来了?他的那些门客,可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当然厉害了啊,孟尝君合纵各国,都打入秦国函谷关了,孟尝君的三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