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月的时间,一晃而过!

    逍遥学宫广场,比起两个月前的学者听众,没有一丝减少,甚至还因为这两个月的时间,赶来了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前来,只为第一时间听到庄子新说的出世,都在等着庄子的《齐物论》!

    广场已经聚集了无数人,但,所有人都极为有秩序,没有一丝骚乱,尽是对庄子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庄子什么时候来啊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庄子说话,从来一诺千金,他说今天讲道,那肯定今天讲道,耐心等着就行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庄子从来没有爽约过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数人低声交流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后面的南华山上,逍遥宫内。

    金母元君和庄周,此刻正一起看着被囚禁的淳于髡。

    十年了,淳于髡对背叛天地之事,从不开口,甚至对杨朱的事情,也从来不说。

    无论金母元君、庄周,用什么办法,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淳于髡,你对古食族,还真是忠诚啊,堂堂盘古天地生养的人,背叛天地居然如此彻底吗?”金母元君脸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哈,天地?盘古天地?不,我的一切,都不是盘古世界给的,我不是背叛!想要我说?做梦,我可是二代咒印主!我和别人不一样,不一样,哈哈哈哈哈!”淳于髡狰狞道。

    庄周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淳于髡的灵魂,脱体而出,在其眉心,一个大大的‘十’字,十字放着阵阵黄光,在时刻不停的将一股股诡异的力量,从宇宙虚空引动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咒印吗?二代咒印主?我看也不怎么样!”庄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哼,它能让我不死不灭,你永远杀不死我!”淳于髡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,你这咒印是和其他人的不一样,但,你真当我拿你没办法不成?”庄周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王鹏那咒印可不一样,我就算脱离了肉身,一样可以保我灵魂,你不是毁了我一次吗?再来一次试试?我再复活给你看!”淳于髡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再毁了,上次差点让他跑了!”金母元君沉声道。

    庄周点了点头:“淳于髡,咒印不除,他的心性,就会永远不会逆转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是二代咒印主,那肯定还有一个一代咒印主,而我猜测,一代咒印主,不是旁人,就是杨朱!杨朱才是真正能操纵他生死的人,而且,杨朱还扭转了他的心性,让其从灵魂深处的只效忠杨朱一人!”庄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咒印,就没办法了?”金母元君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庄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有?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的《齐物论》,就是讲此,你待会就能听到!”庄周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的齐物论,还有关于咒印的?”金母元君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一法通,万法通,若是能理解我的《齐物论》,一切将不是秘密,只是没想到未来的那个,起源尽然是我的《齐物论》!真是,一切皆有缘法!”庄周叹息道。

    金母元君:“????”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我先去讲道了!”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