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凡露出了欣慰之色,即便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,还是有人亦如从前般对待自己。

    亲情果然是这世间最无私最真切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和杨磊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,但从小一起长大,两人之间的感情更胜一般亲生兄弟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我们一起去参加‘问天大会’吧。”

    杨凡一脸平静的行走在热闹非凡的杨家堡,杨磊与他并肩而行,眸中透着一丝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在清晨里,杨凡一头白发,是那么的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少年,一头白发飘洒,沧桑中尽显凄凉。

    杨家堡里的凡人们,大多都认识杨凡,毕竟在整个三代子弟中,唯有他能在天空中御剑飞行。

    在以往,他的每次出现,都能引来一次轰动。

    这以次,同样不例外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人群里一片哗然,众人禁不住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南岭杨家的第一天才,他的头发怎么突然变白了。我看他现在的样子,似乎很虚弱,他是要去参加‘问天大会’吗?”

    “多半是练功走火入魔,我看他现在走路都有些不稳,以这样的状态,他还能参加‘问天大会’?”

    “哥们,你也是杨家的子弟,应该知道一些内幕吧。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那名杨家子弟微微一怔,惊愕的道:“杨凡师兄竟然散功了……他成了一个废人!”

    散功?废人?

    这个结论立即引起了轰动,如开水沸腾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新闻!大新闻……南岭杨家的第一天才,竟然成为了一个废人!”

    顿时,杨凡成为废人的消息,像长了飞毛腿一般,向杨家堡的各个角落传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成了一个废人,我怎么说,他今天没有御剑飞行,在天上显摆。”

    有人嘲讽,落井下石的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我看到他一头白发,很是凄凉,现在又失去法力,觉得他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一个善良的杨家子弟禁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周围人立即向他投去了鄙视的目光:“没有出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活该他散功!平曰里高高在上,现在摔死他,让他尝尝做凡人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群中,讥笑嘲讽之声不止,但也有一部分人沉默不语,心里感到惋惜和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,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杨磊终于爆发了,运气法力,高声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顿时,全场静寂,这些凡人都被他的声势所慑。

    杨磊是修仙之人,有炼气后期的修为,在家族三代子弟中也算不错的了。在以往,除了大哥杨凡和那炼气大圆满的杨光之外,家族三代子弟中,罕有人能与他抗衡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杨磊师弟,好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,是什么事惹得你如此动怒?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从不远处走来一个面相猥琐的肥胖修士,此人约莫三十岁上下,却挺着肚子,肥脸大耳,一双小眼睛在微笑的时候,几乎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李胖子?”杨磊微微一怔,旋即大怒道:“你给我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李胖子全名李福贵,是杨家老祖的外甥。

    此子为人轻浮好色,平时尽去些风月场所,结实了一帮酒肉朋友,在南岭杨家一带,经常干一些伤天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