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好一阵才缓缓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她即便调查出什么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真正需要隐藏的东西,从来就不在警探本尊身上。

    奥劳拉松了一口气,他却郑重地道:“我能理解你的急切,但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表情,他继续说到:“我和林赛最多算照过一次面的陌生人。如果有机会,我会和你女儿谈谈。但是我不保证是什么时候,以及谈话效果。”

    奥劳拉:“只要你记着这事就好,就当是一个母亲对你私下的拜托?”

    路克无奈:“奥劳拉,从你刚才的话里,我大概知道林赛有多受男孩子喜欢。你觉得我积极地跑去,她会觉得我只是去和她谈谈么?”

    奥劳拉:“那就交个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话才出口,她就发现对面路克的神情古怪,顿时下意识地捂住嘴:“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路克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奥劳拉怎么初看像贵妇,一接触却像有点小孩子脾气。

    老小孩老小孩,这位也没到“老”这个程度啊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:“奥劳拉,我只是个警探,不是老师和心理医生,开导人这方面我也不专业,开枪倒很熟练。”

    奥劳拉不解:“啊?”

    路克:“所以,我亲手击毙过不少持枪匪徒。这一点,应该和你想像中有很大区别。”

    奥劳拉愣了愣,一下没想到该怎么接这话。

    路克:“有机会我会帮忙,但请不要抱太大希望。而且我和林赛只是见过一面的普通人,这个案子或许是我们唯一的交集,所以不要再调查我,好么?”

    奥劳拉愣了好一阵,突然狐疑地道:“你是怕我调查你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路克很坦然地承认:“如果我说,因为我想和林赛交朋友,所以找人事无巨细地调查索德伯格家的一切,包括你们过往的任何可疑之处,你会接受么?”

    奥劳拉张张嘴,答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要是路克和林赛真的成为“好朋友”,她还真会找人把他调查个底朝天,哪怕她才答应路克不会继续调查他。

    母亲为女儿食言,这根本是天性,她没法不去做这些。

    但反过来路克这样调查她这一家?她还真受不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,谁没点不想让别人知道的**。

    路克对她某些想法很了解,哪怕她并没有说出口,他只是站起身道:“好了,事情就这样吧。我还要工作,就不打扰你了。再见,索德伯格夫人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用回了这个客套而疏远的称呼。

    奥劳拉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不想和自己家拉上什么关系,或者说不想惹上自己家的麻烦。

    奥劳拉明白,路克这是明确表示不愿在这事上掺和太深。

    她有些无措地站起来:“那个,等等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也忍不住卡壳了。

    路克的话太直接,让习惯了讲客套话的她有点蒙。

    撒谎?她觉得现在自己无法撒谎,或者撒谎也无法让这个年轻人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路克礼貌地颔首示意:“你的精神不太好,应该多休息。不用送我,我自己出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招手示意站得很远的佣人过来:“请带我去车库。”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